只要一息尚存
2021-01-03 21:4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馆内的“哭墙”上镌刻着一万多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姓名,是他的母亲,他邻居的大姐大伯……这些“符号”是留在他心底的音容笑貌。

每一次的讲解,都是直面惨痛的过往。讲到义愤处,他会现场展示头上被日军枪柄砸出的伤疤。讲到母亲被日军残忍杀害时,又常常泪流满面。

佘子清曾是馆里年龄最大的义务讲解员,服务时间超过3000小时。“他常常跟我们说,铜版路上有我的脚印,哭墙上有我妈妈的名字,我有发言权。只要一息尚存,就要坚持把这段历史讲给世人。”佘子清的儿子佘琛说。

“前几天纪念馆负责人来探病时,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做道歉的手势。他是想说,今年的国家公祭仪式没办法到场了。”女儿佘瑾悲痛地说。

“每一位老人的逝去,都是历史记忆的损失,意味着最宝贵的活证人正越来越少。”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上世纪80年代,我国启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登记,当时登记在册人数超过千人。

老人的话语就像一支烛光,虽然微弱,但经年累月,足以点燃人们珍爱和平的精神火炬。“作为他的后代,我们将继续传承。”追悼会上,佘琛在悼词中这样写道。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ddq.net.cn365平台官方网站/365外围网/365平台官方网站/365备用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