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使得十三陵景区的客流量每年被大量截流
2020-11-10 23:0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此外,北京市旅游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黑一日游”属于非法自然人行为,而旅游行政部门只能对旅行社有权管理,但对涉及到非法自然人从事非法经营活动就束手无策,很难管理。一名旅行社负责人表示,正规北京一日游的费用包括景点门票、中午团餐、导服费用、往返交通等在内的人均成本至少在200元左右,执法部门在查扣“黑一日游”车辆后,如果收取游客的费用不能在第一时间追缴,那么剩余行程及返程费用或全部由政府承担。查扣的非法一日游的车辆越多,执法部门的资金负担就越大,如果疏于检查,当地的旅游形象及正规景区的收入又会受到影响,这使得旅游执法极为尴尬。

“黑一日游”的经营者长期盘踞在天安门、前门、和平门以及火车站附近的各宾馆饭店附近。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从事“黑一日游”的车主在上述地点将客人聚集起来后,统一向长城及十三陵沿线发车,每个集散点每天发出的车少则十几辆,多则几十辆。这就给旅游执法监管造成极大困难,有业内人士无奈表示,因为所有“黑一日游”的车都是从市区发车,但景区所在区县无法跨区域执法,只能在自己区县执法,这就造成景区所在的各个区县即使开展拉网式联合执法也不能将全部的“黑车”、“黑导”截流,同时这种拉网式的联合执法本身需要投入的成本就很大。

北京交通大学旅游系主任张辉认为,由于景区市场竞争,特别是商业投资的景区会用一个低价或者回扣的形式将门票出售作为促销渠道,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并不违法,但的确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尴尬。

黑导游在“北京一日游”的旅游车上出现辱骂、威逼利诱游客购物的情况并非个案。有旅行社相关负责人透露,低价揽客后在车上二次收费是非法一日游的典型特征。常规情况是车下收60-200元不等,车上再加收155元。由于“非法一日游”均为外地散客,因此车下收钱全部归票提(集客者),车上收的部分则归司机和导游。

张辉表示,旅游管理部门同样面临管理尴尬。一方面,景区或景区企业为扩大市场,拥有制定价格的权利,另一方面,在“黑导”、“黑车”属于个人非法经营行为或交通违法行为面前,旅游管理部门管理权力有限。

北京市旅游委方面日前表示,将对“黑一日游”展开调查,并建立对“非法一日游”、“黑导”等行为的有奖举报机制。

一段导游在“北京一日游”带团过程中辱骂游客的视频日前在网络热传,由此引发舆论对于北京非法一日游的关注。知情人士透露:“黑一日游打着‘长城、十三陵一日游’的幌子,每年组织200多万的游客,长城只去回扣高的水关长城,十三陵一律车览。”这就使得一些规范的一日游、景区损失严重,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尴尬。

北京商报记者日前对明十三陵景区走访调查发现,十三陵景区从去年开始进行景区升级,软硬件实现大幅度提升。然而,在一系列的变化背后,由于黑导游的歪曲讲解和引导,却使得十三陵景区的客流量每年“被大量截流”。一位景区管理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明十三陵本身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国家5a级景区,景区的管理相对其他商业化景区更为严格,同时随着十三陵景区整改的深入,非法一日游更是很难从十三陵景区获取与商业化景区同等的低门票价格和相应的回扣,因此黑导游自然不愿拉游客去十三陵景区,这就导致一个尴尬的现状,十三陵整改得越好,游客被黑导游截流的情况越严重,极为尴尬。”

北京市旅游委相关负责人认为,对非法一日游黑色利益链,必须由阶段性的联合执法过渡到一种常态性的联合执法,并应由城市成立落地到区县的综合执法部门,更加网格化、精细化管理,这需要联合公检法机关共同治理,因为公检法机关对自然人的监管更加有效。此外,应该弥补城市综合供给的不足,比如地铁能直接通到八达岭长城。还要引导游客理性消费、理性维权,加强旅客对旅游产品的认识也是值得呼吁的改善方向。亦有景区人士呼吁,有关部门要加强宣传,让外地游客更了解北京,同时应该完善重点景区旅游公交,有效挤占“非法一日游”空间。

北京“黑一日游”大多喜欢拉游客游览水关长城和明皇蜡像宫,有业内人士透露,一方面水关长城给一日游团队价格更低且包含电瓶车,导游可从中获取较高的利润;另一方面,明皇蜡像宫、部分演艺、堂会,可以提供更多二次消费的项目,黑导游能赚回扣。

张辉坦言,构建以旅游城市为核心的目的地散客旅游服务体系、信息对称体系,并完善通往各个景区的旅游观光体系才是解决非法一日游的关键。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ddq.net.cn365平台官方网站/365外围网/365平台官方网站/365备用网站版权所有